非洲球队最大的弱点是什么?

非洲球队最大的弱点是什么?巴特勒提到糟糕的门将,最后关头精神不集中的防守老毛

病,以及如何避免重要伤号。还 有就是管理上的毛病,巴特勒说: 到两支非洲队仍然会为奬金而哗变。 」奥利许则说:「从飞机安排 、奖金到训练安 排,这些看似琐碎的事情,都足 以影响非洲队的发挥。」

甜蜜的第一次

2010年世界杯第一次在非洲举行,6支非洲球队原来希望打破欧洲、南美垄断的局面呢,可惜最终只能加纳能在小组赛突围。

但在决赛圈举行前,普遍认为非 洲球员在欧洲球坛的长期栽培下,无论从战术或心理方面都有大跃进,加上天生身体条件的优势.将金杯拥入怀并非天方夜谭。

「历史性夺冠不但是自己国家的荣誉,更是整个洲份的光辉。也许每一队非洲都有自己的毛病,但足球总是给人民和国家 带来意想不到的喜悦,这是最大的动力。 」前南非前锋巴特勒(Shaun Bartlett) 说。

巴西球王比利1977年就预言 非洲队在 20世纪末会赢得世界 杯,假如2014年真能夺冠也相去不远,这将是他摆脱乌鸦嘴外号 的好机会。

尼日利亚名将奥利许(Sunday O I i seh) 说: 当奈及 利亚夺得1996年奥运会金牌,我 们不是作为尼日利亚人在作赛, 而是为非洲人而战,我们拥有最多的球迷群。人和让我们变得更 强,假如非洲队打入4强的话, 我相信没有一支球员愿意碰上我 们。 」

的确,连巴西、阿根廷、西班牙、意大利的球迷数,都比不 上这些非洲球队。

科特迪瓦后卫耶耶图雷「 非洲球队(Yaya Toure) 说:已经变得成熟,跟欧洲球队的差距越来越窄,我们不再吊儿郎当,不是为了奖金而来,而是为 了显頵颜色。 」

奥利许则认为非洲球员参加欧洲顶级球会赛事的经验,将在 这次世界杯发挥重要的角色。

「埃托奥、耶耶图雷帮助巴塞罗那赢得欧联冠军,德罗巴和埃辛(Michael Essien) 效力的切尔 西曾进入欧联决赛,他们明白赢得重要赛事冠军的秘诀,这有助

于非洲队在世界杯有更好的发挥。 」

闪亮的黒珍珠

尽管非洲兵团在世界杯总是 雷声大雨点小,1996年尼日利亚 夺得奥运会足球金牌,加纳夺得两次世少杯和一次世青杯冠军,已算是非洲之光。但这片大陆出产的球星却左右欧洲豪门的命运,就像切尔西的德罗巴(Didier Drogba)、兵工厂时的阿德巴约、国际米兰时的埃托奥

(Samue I Eto’o)等,但这些巨星跟一些前辈比较起来,还是小巫见大巫。

阿比迪阿尤(AbediAyew) 是加纳的名将,球迷和传媒给他取了个别名叫比利,用来表扬他出色的球技。阿比迪是非洲球员征服欧洲的第一人,1982年离开 加纳往卡塔尔联赛效力,之后还去过瑞士,1986年登陆法国联赛,先后效力过蒙彼利埃、里尔等球队,1987年加盟马赛使他成为欧洲球坛的黑珍珠。

当时的马赛班主塔比挥金若土,先后为球队带来四次联赛冠军,10号球员阿比迪是中场的灵魂,为前锋帕潘(Jean-Pierre Papin)输送弹药,为边线的瓦 德尔制造空间,这个「神奇三重奏」的美妙组合,是电视每周进球的常客。1993年欧冠杯,马赛 更击败欧洲班霸AC米兰夺得首个 冠军,阿比迪是决赛的最有价值球员。

然而,非洲足球的大使却是喀麦隆的前锋米勒(Roger M」11a) , 他曾效力摩纳哥、圣埃蒂安等法甲球队,亲切的笑容下露出一个掉牙,代表非洲人的 天真烂漫。生于1952年的米勒

1982年首次亮相世界杯,对秘鲁 的进球被判无效,使他特别的庆

祝方式无法表演,球队小组赛出局;1987年米勒移民并宣布退出 国家队。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前夕,喀麦隆足总主席致电力邀38岁的米勒复出,揭幕战球队1

0击败阿根廷;之后小组赛对罗马尼亚,16强对哥伦比亚,米勒 分别梅开二度,他进球后冲向角球旗大跳非洲土著舞,成为世界 杯历史上最经典的画面之一。其

中16强偷走哥伦比亚门将伊吉塔(Rene Higui ta)脚下球送进空 门,至今仍为人津津乐道。1994 年世界杯,42岁的米勒成为世界 杯历史上最年老的参赛者以及进球者,名垂千古。

假如阿比迪是非洲足球的先驱,米勒是大使,那么利比里亚球星维阿(GeorgeWeah)就是唯一的征服者。1988年被现任兵工厂总教温格(ArseneWenger) 带到摩纳哥,1992年加盟巴黎圣日耳曼开始扬名,他集力量、速度和技术于身,和优雅、潇洒的翼锋吉诺拉(DavidGinola) 相映成趣,成为欧洲球坛的双子星。94/95的欧冠杯举成为赛事 的神射手,获老牌劲旅AC米兰垂青,步向欧洲球坛的最高峰。

1995年是维阿登基的年,成为第名非洲人赢得世界和欧洲足球先生奬。由全球国家队 教练和队长投票选出的国际足 联世界足球先生,这名赖比瑞 亚球星赢尽票数,力压马蒂尼(Giovanni Martini)和克林斯 曼当选;由体育记者选出的欧洲 足球先生,维阿的票数同样冠绝 球坛。非洲足球先生奬方面,维 阿先后在1989、1994、1995年捧奖而还。

毛病与宿命

非洲队身体质素、个人技术都是世界一流,但在重要关头惨 遭欧美球队淘汰,这里面是非洲人DNA在发挥副作用。非洲在战术 上属于落后圈家,因此很需要来自先进围家的足球教练,他们角色俨如当年的传教土,为非洲足 球破除迷信、消除愚昧,最佳的例子是有神奇教练米卢蒂诺维奇(Bora Milutinovic), 以及曾 执教喀麦隆、塞内加尔、加纳的法国人勒莱(ClaudeLe Roy)。

62岁的勒莱是第一代传教士,1985年至1988年执教喀麦隆国家队,1989至1992年执教塞内加尔,1998年重返喀麦隆国家 队,04至06年执教刚果民主共和圉,06至08年执教加纳。担任迦 纳国家队期间,协助球队登上国 际排名第14位,这是历史新高, 06年世界杯更领军打进世界杯16 强,仅遭巴西淘汰。但当勒莱辞职转交阿曼国家队后,球队一度陷入混乱,07年曾以0: 5惨负给沙特阿拉伯,直至塞尔维亚教 练拉耶华奇(M且ovanRa」evac)走马上任,才重返正轨。这是典型非洲足球的教练依赖症。

非洲球员也不懂得权衡轻重,世界杯期间经常因奬金问题 而反目、罢踢,士气低落导致表现不佳。2002年喀麦隆国家队就 因为奬金分成问题,比原计划晚

了5天抵达日本备战,结果球队小组赛分别被德围和爱尔兰击败。06年世界杯多哥足总拖欠106万 欧元奖金,阿德巴约(EmmanueI Adebayor)代表球员向足总追 讨,结果足总07年以非围杯资格赛行为不端为由,将来他开除出 队。这样的闹剧几乎每次大赛都会出现一次。

非洲球员对国家队也并不看重,最近期的例子是阿德巴约退出多哥园家队。自从2010年l月非洲圉家杯的枪击事件后,我 几经挣扎作出这个决定。近月来我一直走不出袭击的阴影,我们只是参赛的球员,但有人却想致 我们于死地。」虽然眼看着同伴被杀害,阿德巴约内心的恐惧可 以理解,但若不是球队无缘世界杯,相信他不会选择这个时候退出匾家队的。

非洲劲旅最大的问题是防 守,因为进攻可以依靠个人能力,防守却讲整体作战,最需要 经验和战术涵养。超级鹰奈及利 亚98年世界杯分组赛,可以3: 2 击败欧洲劲旅西班牙,但面对保 守的南美球队巴拉圭却0: 1败下 阵来。16强迎战体型同样高大, 但由劳德鲁普(Laudrup)兄弟和 舒梅切尔(Peter Schme i che 1) 领军的丹麦,结果被对方的防守反击打了个措手不及,以大比分 1 : 4败阵。

因此,非洲队身体、技术一流,但战术涵养几近零蛋的情况下,他们世界杯最佳的成绩只是 八强。1990年世界杯,喀麦隆击 败阿根廷、哥伦比亚进入八强, 最后倒在老牌劲旅英格兰的脚下。2002年世界杯塞内加尔也打 进八强,结果被土耳其的黄金进 球淘汰。然而,从1986年起总有 一支非洲队进入16强,逃过小组 赛全军覆没的命运。还有2010在「主场」的加纳闯至八强后被乌 拉圭以十二码淘汰出局。

比利时甲级联赛:非洲球员加工厂

比利时和荷兰 一直唇齿相依,足球发展路却大相径庭 。 荷兰自从1970年代开始,成为国际球坛的足球强国。比利时却 只在1980年代,在席福 (Enzo Scifo) 等 「 黄金一代」成员冒起 时,在1986年世界杯取得殿军 。

而在球会级的荣誉,比利时球 队从没拿过欧冠,只有安特烈赫 特 (AnderI echt) 和布鲁日 (FC Brugge)在 1970年代,取得过欧足联杯,所以比利时足球在欧洲一直只属二、三流角色。

不过一出戏需要有主角,亦需要有出色的配角才可以演得精彩。比利时这个 「 配角」 ,近年 就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,就是潜

质球星加工厂。对非欧盟球员来说,比利时有2个极优的好处。第一,比利时联赛没有外援限制,所有球队要注册和派多少外籍球 员出场都可以,比其他欧洲联赛 只是不限欧盟成员国的球员更宽松。第二,比利时政府对外劳入籍也很宽松,只要连续居住3年就 可以申请护照,比葡萄牙的移民政策更宽松。

所以比利时联赛球队多数都 拥有不少来自非洲、东欧和亚洲 的球员。由于法语是比利时的法 定语言,所以比利时球队在西非 的法语国家,例如科特迪瓦、布基纳法索等满布球探,部分更跟 西非球队结下联盟关系,或直接在当地兴建足球学校,将当地的 天才球员抢先一步挖过来。比 如说目前已经解散的比弗伦KSK

(Beveren) , 跟科特迪瓦的ASEC米莫萨(ASECMi mos as)结成合

作伙伴,于是可以低价挖来埃布尔 (Emmanuel Eboue) 、亚亚图雷 (Yaya Toure) 、杰维尼奥

(Ge rv i nho)等好球员,取得护照后高价卖给其他球队。

比利时联赛另一种比较特别 的现象,就是他们既然拉拢别 人做他们的卫星球队,他们自 己也做别人的卫星球队。目前 在比利时乙级联赛竞逐的安特 卫普 (Royal Antwerp) , 就是 英超霸主曼联的卫星球队。曼联近年将阵中的预备队成员,派到安特卫普争取上场机会。

目前在英超赛场驰骋的后卫奥 谢 (John O’Shea) 、肖克洛斯(Ryan Shawcross) 、前锋坎贝尔 (Fraizer Campbell),以及中国球员董方卓,都曾经在安特卫普经过锻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