轰炸机进球逆转胜

甫开场1分钟,西德还没有触球,悍将UliHoeness面对JohanCruyff的突破,禁区内不智犯规,被罚十二码,JohanNeeskens操刀中鹄,打开纪录。橘子兵团顺风顺水的开局,进一步加强了球员「胜券在握」的心态,间接掉进了西德的圈套。对于如何抵御才华横溢的JohanCruyff’老谋深算的西德主帅Helmut Schon早有准备'不光是制定好整套防守战术,同时赛前进行了专门的针对性训练,并派出日后的国家队掌门人Vogts负责冻结荷兰飞人。顺境逆境,日耳曼人总是沉着应战,不断寻找进球机会,25分钟’Breitner踢进十二码将比分扳平,完半场前,Miiller的进球让东道主西德可以一心一意死守比赛分数。终场结束,西德以2:l夺冠。

下半场,橘子兵团后知后觉,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醒觉之时,为时能足球的荣光逐渐被实用足球吞瞬。假如,当年荷兰是足球场上的披

已晚头四,(全TheBeatles),Johan Cruym就是约翰列侬,《LetIt Be》就是决赛的

心声:「在我黑暗的时刻,她(圣母玛利亚)站在我面前,说着智慧之语:·让它去吧。」当届贡献3进球和3个助攻的JohanCruyff’荣膺赛事最佳球员,无疑是全能足球最大的安慰奖,多年后他回忆道:「我可能输掉人生中最重要的比赛,但90%荷兰人会告诉你,我们是唯一一个40年后仍然会被想起的失败者。」

世界杯在时代的十字路上作出抉择,西德夺冠绝非纯属偶然,对上两届赛事已先后取得亚军和季军,1972年欧洲国家杯决赛击败「机械足球」始祖苏联后来甚至被欧洲足联上最欧洲」,上变冠军比JohanCruyff大两岁的Bec,kenbauer称为「史强把自由人打法发挥得淋漓尽致,活动上的自由,随时审视场化而灵活进攻或防守,保证球队的流动性,指挥若定,「凯萨大帝」的威名不胫而走。然而,如果Tiki-Taka战术的DNA来自全能足球,数十年后就由巴萨和西班牙发扬光大,也算不上半点遗棫。20l6年3月24日,JohanCruyffi因癌症逝世,享年68岁,飞人比大帝先走一步,给足坛留下的贡献弥足珍贵,如果一定要为其影响力加个「日子」那就是永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