乌拉圭逆转胜,巴西的悲痛印记

被追平的巴西彷佛忘记了打平也能够夺冠,又或者他们至始至终只懂踢进攻足球,巴西的足球风格就是不断进攻再进攻,这是他们的信念,一直带领他们连场大胜,可是他们没察觉,被追平的那-刻起,胜利女神已逐渐远离。

终场前n分钟,Alcides Ghiggia射进致胜球,当裁判吹哨,宣布乌拉圭第二次夺得世界杯’20万人的球场顿时变得一片死寂,悲伤气氛甚至戚染到夺冠的乌拉圭球员,入球功臣Schiaffino说他比巴西人哭得更栖惨,因为看到球迷的伤痛,令他也感同身受。无论巴西往后再夺多少次的世界杯,l950年的「马拉卡纳悲剧」将永远留在历史之中,不会离开巴西人而去……。

报仇?匈牙利先声夺人,Puskas先拔头筹,随后ZoltanCzibor再下一城,未到10分钟已领先2:0’恐怕连西德也不相信最终能够逆转胜。不可思议的高潮「奇迹」悄然降临,西德上半场已追成平手,下半场,无人盯防的大英雄HelmutRahn梅开二度,绝杀得手,造就德国足球首度登顶,脚上一双adidas运动鞋,因此一战成名,名扬世界,至今仍是体育两大品牌之一。德国名宿Franz Beckenbauer当年只有9岁,长大后回忆道:「战后成名的德国人,一直活在阴影中,伯尔尼奇迹的出现,突然间,无人再小看我们了。」

决赛后发生了小插曲,西德队长FritzWalter举起雷米金杯时,国歌《德意志之歌》奏起,球迷竟然大不讳,唱起战后被禁的第一段歌词「德国,德国,高于一切」,而非西德官方歌词「统一与正义与自由」。几日后,球队返回慕尼黑出席庆祝活动,参加过纳粹党的德国足协会长Peco Bauwens失言,即使电视台删去谈话,但已被在场记者记录下来,随后受到时任总统Theodor Reuss开腔抨击言词偏激,鼓动民族情绪。

事实上,受到战火的摧残,时任西德主帅Sepp Herberger选人时非常头痛,不少主力已在战争中丧生,或者无法再继续球员生涯,国脚Ottmar Walter的哥哥丧命,自己在沉没的船中保持性命,大难不死,后福随来,更成为球队正选中锋。外号「老板」的Rahn二战时年纪尚轻,末有从军,世界杯前甚至从未入选国家队,当时随球队出访乌拉圭’在友谊赛中发挥出色,遂而获得总教练青睐担任边锋,更在八强才担任正选,人生时来运到。

首届世界杯,3万人访乌国

拥有主场之利的乌拉圭,就算正选门将因夜不归宿而被开除,依然无损卓越的实力,小组赛先后击败秘鲁和罗马尼亚,四强赛以6:l大胜南斯拉夫,决赛前仅失1球。阿根廷擅长进攻,首场以1:0小胜法国,之后以6:3和3:l力克墨西哥及智利,四强再以6:1扫除黑马美国,赛前信心满满,也希望报回两年前奥运决赛的一败之仇。共有3万名阿根廷粉丝横渡拉普拉塔河前来打气。

那年头,每队几乎都是以攻为守,2-3-5是最流行的阵式,乌拉圭明星包括内锋Hector Scarone和PedroCea,而独臂刀客Hector Castor则在13岁被电锯割去胳膊,导致格外「与众不同」。阿根廷擅长抢攻,阵中明星是中场指挥LUIS Monti,前锋Guillermo Stabile最终以8球荣膺金靴奖。不得不提,两队开赛前剑拔弩张,原因是当时不设指定比赛用球.各不相让,当值裁判决定平衡利益,上半场使用阿根廷带来的足球,下半场则用乌拉圭的,实在有点滑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