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德兴奋剂风波

罪证」。当时西德队医Loogen讹称,只是给国脚注射维生素C,但此后一连串怪事发生,包括多名球员在世界杯之后不约而同患上肝炎,其中两人都死于肝癌。

相隔56年后,德国研究所找到决定性的证据,从被封存的空药瓶发现有甲基苯丙胺和苯丙胺,也就是中枢神经的兴奋剂,与德国军队二战时使用的兴奋剂相似,直到2OO3年,德国人将整件风波的来龙去脉拍成电影《伯尔尼奇迹》。

命里有时终须有,匈牙利与冠军有缘无份,也可说是败给兴奋剂,但两次上演帽子戏法的Sandor Kocsis荣膺最佳射手,东欧球王Puskas毫无悬念当选最佳球员,而且最佳阵容上,匈牙利总共垄断6个席位,反而冠军西德仅得两人入围,一切尽在不言中,也解释为何后世依然认为,匈牙利比西德更配得上世界冠军的头衔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